帝王故事:亡国昏君蒙特苏马

  • A+
所属分类:帝王故事

在墨西哥国立博物馆的阿兹特克纪念碑上,刻着这样一段醒目的铭文:“只要这个世界延续下去,阿兹特克人所建立的特诺奇蒂特兰这一名城的声威与光荣,就永远不会消失。”特诺奇蒂特兰就是现今墨西哥城的旧址。在13世纪和14世纪时,这里是阿兹特克人的国都。作为美洲古代三大文化之一的阿兹特克文化,正是在这座四面环水的湖泊城创建起来的。

阿兹特克人是印第安人中文化比较发达的一个民族。他们原先是一支四处流浪的部落。后来据说他们所崇拜的战神告诉他们:“你们应该去找一块立身之地。记住,不管走多么远,只要见到一只苍鹰,站立在一棵仙人掌上,口中衔着一条长蛇,你们就应该停下来,建立自己的家园。”于是,阿兹特克人便遵照部落神的意志,披星戴月,昼夜跋涉,去寻找这块可以安家建国的地方。

1325年,阿兹特克人来到墨西哥谷的特斯科科湖畔,发现一棵巨大的仙人掌上站着一只矫健的雄鹰,正在叼食一条大蛇,于是他们就在这里定居,开始建造自己的家园——特诺奇蒂特兰,意为“仙人掌旁”。阿兹特克人凭借特斯科科湖的丰富水产,很快便强大起来,迅速征服了其他部落,建立了强大的阿兹特克王国。王国幅员辽阔,总人口达200多万。国都特诺奇蒂特兰十分繁荣,人口达30万以上,有房屋6万多座,市场上货物应有尽有,是当时世界上人口最多、最热闹的城市之一。

14世纪末,蒙特苏马二世登上了阿兹特克王国的王位。祖辈已创下偌大的家业,他只需守住就行了。但蒙特苏马二世生性懦弱,优柔寡断,又笃信宗教迷信,因而葬送了阿兹特克的一切。

1519年4月,蒙特苏马国王的特使们从海岸边越过森林和山谷,飞快地来到坐落在高原上的首都。他们慌慌张张地向蒙特苏马二世禀报:“白神回来了。他们乘着大白帆船越过海洋来到这里。他们的面孔雪白,长着白胡须,铠甲和剑也是银色的。他们还骑着跑起来像一阵风似的庞然怪物,简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抵挡得住。”

蒙特苏马大惊失色,浑身颤抖着:“难道真的是白神盖查尔柯亚脱尔回来了?!”原来,在阿兹特克人中流传着这样的神话:战神德兹卡特里波卡用诡计赶走了善良的羽蛇神盖查尔柯亚脱尔。羽蛇神是白皮肤、白长须、穿白袍的,故称为“白神”。当白神盖查尔柯亚脱尔含恨远去时,他发誓要在雪阿卡特年回来,夺回他失去的王位和权力。阿兹特克人的纪年法是每52年为一轮,根据推算,公元1363、1415、1467、1519年都是一轮之始,即雪阿卡特年。今年正是雪阿卡特年,也许真是“白神”归来报仇复位了?一种不祥之兆涌上蒙特苏马二世的心头,他深感前途莫测,提心吊胆地派人继续探听,注意“白神”的一举一动。

实际上,来的并不是什么“白神”,而是西班牙的殖民者科尔特斯,他是奉西班牙国王之命为扩大市场和掠夺黄金而来的。

科尔特斯生于西班牙一个小贵族家庭,自小因家道中落而退学。

1504年,他加入了西班牙殖民军,到达海地,接着又随军征伐古巴。

1519年初,他听说不远的内陆有个黄金遍地的富庶王国,不禁垂涎三尺,立即拉起一支远征队,800多人分乘11艘船,带有16匹战马和10门大炮,扬帆驶入墨西哥湾,在玛雅人居住的塔巴斯科登陆。

3月25日,玛雅人奋起反抗。当地酋长率几千人与科尔特斯的远征军展开激战,头一个回合西班牙人就被杀伤70多人。但殖民者有钢刀、铠甲和火器,特别是马,这是印第安人从未见过的动物,他们把西班牙的骑兵看成是人与马在一起的“半人半兽”的天神。科尔特斯率领骑兵冲过来时,印第安人都吓坏了,最终被西班牙骑兵连杀带踩所打败。第二天,玛雅人被迫向殖民者献上黄金和20名女奴隶。

4月20日,科尔特斯的远征队到达今天的委拉克路斯时,蒙特苏马国王派来的特使早就在那里恭候了。原来蒙特苏马听说玛雅人被打败了,吓得要命,赶紧派使者给他们送来礼物,借此希望他们离开。科尔特斯假惺惺地回赠了一些玻璃装饰品,还招待来使观看他的部下表演骑马冲锋、大炮轰鸣,以威吓阿兹特克人。使者看到一个西班牙军官头戴装饰着金箔的头盔,不禁惊呆了:这不就是“白神”戴过的头盔吗?他诚惶诚恐地向科尔特斯提出请求,将这顶头盔借回去给蒙特苏马国王看一看。科尔特斯表示同意,并趁机提出头盔归还时须盛满金粒,谎称金粒是治疗他们心病的灵丹妙药。此外,他还坚持要求亲自觐见蒙特苏马二世。

蒙特苏马国王听了使者的汇报,见了头盔,更加确信这些白面孔的大胡子就是白神盖查尔柯亚脱尔的特使。他们有“神物”一一马,有雷鸣电闪般的会杀人的金属管子一——火枪火炮。蒙特苏马吓得六神无主,忧心忡忡,更怕见到这些海外来客。他决定献出更多的礼物来取得对方的谅解,幻想他们得到满足后会自动离去。于是,蒙特苏马再派人给他们送上更贵重的礼品:一对车轮般大小的巨形圆盘,一只是金的,另一只是银的,上面刻有精美浮雕,象征日月。此外,还有20只金制的鸭子,一头盔金粒。大量的珍珠宝石以及用羽毛和棉线精织而成的漂亮长袍。西班牙人见到这些稀世珍宝,都瞪大眼睛惊呆了。蒙特苏马的使者再三强调,国王欢迎他们,愿意送给他们需要的任何宝藏。至于面觐之事,由于国王病了,不能来见他们,而且到阿兹特克王国需要翻越几座大山,穿过干燥的沙漠,因而也希望他们不必去见国王了。但是,与蒙特苏马的愿望刚好相反,这些珍贵的礼物,不仅没能阻止西班牙殖民者的前进,反而刺激了这伙强盗的贪欲,更坚定了他们的侵略野心。科尔特斯当即表示,不见到蒙特苏马本人,他们决不离开。

1519年8月9日,科尔特斯留下150人驻守委拉克路斯,自己带领15名骑兵,400名步兵,16门火炮及一些土著搬运工,向阿兹特克王国的首都特诺奇蒂特兰进军了。一路上,经过3个星期的战斗,西班牙人用大炮和步枪征服了强悍的特拉斯卡拉人。

这时,蒙特苏马国王又派人送信来了,说他欢迎西班牙人到特诺奇蒂特兰去,并邀请他们中途去乔卢拉看看。因为乔卢拉城有400多座雄伟的神殿,其中包括白神盖查尔柯亚脱尔的庙宇。科尔特斯的手下劝阻他不要去乔卢拉,认为那里很可能是蒙特苏马设下的陷阱。但科尔特斯贪心大发,坚持要去乔卢拉。刚到乔卢拉城的几天,乔卢拉人既送食品又送水,可是3天以后,却突然断绝了供给。这时,科尔特斯的印第安人妻子又打听到一个消息,说乔卢拉人图谋杀死全部西班牙人。科尔特斯得知后凶相毕露,他决定先下手为强,在神殿埋伏下重兵,然后邀请所有的乔卢拉酋长到神殿集合。待他们到齐后,科尔特斯一声令下叫士兵把酋长们全部杀死,而后纵兵大肆屠杀和放火焚烧。经过两天两夜的烧杀,这座有“阿兹特克圣地”之称的城市,横尸遍地,成了一片废墟。蒙特苏马试图阻止西班牙人前进的计划再次落空。

11月8日凌晨,西班牙殖民者终于到达阿兹特克人的国都特诺奇蒂特兰的近郊。晨雾渐渐散去,他们顿时被眼前的奇景惊呆了:在碧波粼粼的特斯科科湖的中央,矗立着一座幻境般的城市。宏伟的钟楼,白色的神殿,在阳光下熠熠闪光。城市的四面有堤道与外界相通。

科尔特斯率领的人马来到湖边,数以千计的阿兹特克人驾着独木舟驶过来,好奇地打量着这些不速之客。人们窃窃私语:该不是白神盖查尔柯亚脱尔回来了?当科尔特斯的队伍通过堤道走近城门时,蒙特苏马二世亲自出来迎接,阿兹特克的贵族大臣们也在城口并立两排恭候。看来,乔卢拉城被血洗后,蒙特苏马已彻底放弃了抵抗,对侵略者一味妥协退让了。

蒙特苏马国王乘着镶有宝石的黄金轿子,4个侍臣举着美丽的羽毛华盖为轿子遮阴。到了城门口,蒙特苏马庄重地走下轿来,踏上为他铺好的大红地毡。

蒙特苏马身材高大,看上去大约40岁,头戴金冠,身穿皇袍,脚蹬金鞋,好一副帝王派头。他庄严地走到科尔特斯面前,吻地为礼。科尔特斯为了表示亲热,紧走几走,张开双臂准备拥抱蒙特苏马。两个侍臣连忙过来阻止了他,因为阿兹特克人的宗教规定,神和王是不能互相接触的。

科尔待斯向蒙特苏马二世献上一串玻璃珠子项圈,然后颇有点疑惑地问:“您真的是蒙特苏马二世吗?”

蒙特苏马郑重其事地答道:“我正是蒙特苏马二世。不过,这座城市却是您的,我和我的臣民早就盼望着您的归来。我们历代的国王都一直在替您守护着国土。今天,您终于归来了,一切又将归您所有……”说着,他谦恭地低下了头。很显然,愚昧而又迷信的蒙特苏马国王,在闻知科尔特斯一路上收服玛雅人、特拉斯卡拉人,又火烧了圣城乔卢拉,便真以为他就是所向无敌的“白神”,而神是不能得罪的,因此他必恭必敬地邀请科尔特斯进城。

在双方侍卫的保护下,蒙特苏马竟然与侵略者并肩进入城内。西班牙殖民军及其同盟者特拉斯卡拉的军队都被送到神庙西边的宫殿里驻扎。蒙特苏马甚至按照阿兹特克人欢迎贵宾的习俗,把科尔特斯安排到他父亲老国王住过的宫殿,并说:“这座宫殿现在就归您所有了。”蒙特苏马哪里知道,他并不是迎“神”回归,而是在引狼入室!不久,阿兹特克人和这座神话般的大都市将因此而蒙受灭顶之灾。

科尔特斯住在豪华的宫殿中,吃的是山珍海味,但他毕竟作贼心虚,整天惴惴不安,尤其是看到周围有数以万计的阿兹特克人,生怕有一天蒙特苏马会对他下手。于是他决定抢先一步,将蒙特苏马二世抓在自己的手掌之中。而昏庸的蒙特苏马完全丧失了警惕,正在做着与“神”和平共处的美梦。也就在这时,从委拉克路斯传来了消息:蒙特苏马手下的一个酋长与驻守在那里的西班牙人发生冲突,结果7名殖民者丧生。科尔特斯便以此为借口,趁阿兹特克人不备,突然带领30名西班牙土兵冲入王宫,逼迫蒙特苏马处死肇事的酋长,并趁机劫持蒙特苏马到西班牙兵营。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变,使阿兹特克人群龙无首,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蒙特苏马被扣押在西班牙殖民军驻守的宫殿后,有几个阿兹特克王国的大臣暗中商议反抗侵略者。但不幸的是被西班牙人发觉,他们诱使这几个大臣来到西班牙兵营,也被拘押起来。在科尔特斯的威逼下,蒙特苏马召集他所有的大臣、酋长,当众宣誓效忠西班牙国王,并要求手下承认西班牙人是他们的新主人。为了赎回自由,懦弱的蒙特苏马还不断地命令阿兹特克人给科尔特斯送来财宝和奴仆。他依然心存幻想,以为西班牙人总有满足的一天,到时会渡海返回他们自己的家乡的。西班牙殖民者乘乱到处搜寻黄金宝石。一天,他们在蒙特苏马王宫的花岗岩筑成的地下室中发现了阿兹特克人的宝藏:在一大排贵重的木箱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宝石,还有盛满金粒的大口袋,闪闪发光的金项链以及珍贵的羽毛披肩、棉制的盔甲等,这就是著名的“蒙特苏马宝藏”。面对这么多的珍宝,这伙贪婪的强盗不由得眼花缭乱,如痴如狂。他们立即将这批阿兹特克人世代积攒的财富一抢而光。

蒙特苏马还被迫下令在特诺奇蒂特兰建立基督教堂,试图使阿兹特克人皈依基督教。在特诺奇蒂特兰保护神的神庙里,阿兹待克人的神像被全部搬走,而代之以圣母像,在神庙上也竖起了十字架。

西班牙殖民者在特诺奇蒂特兰所犯下的一系列暴行,极大地激怒了阿兹特克人,他们不再按昏君蒙特苏马的指令行事,暗中酝酿着起义。不久,因西班牙殖民军内部发生争斗,科尔特斯率领200名士兵前往委拉克路斯,而把驻守特诺奇蒂特兰城和看押蒙特苏马的任务交给部将阿尔瓦拉多。不愿当亡国奴的阿兹特克人决定乘机起义。

转眼到了青玉米祭日,这是印第安人最神圣的宗教节日之一。这一天,成千上万的阿兹特克人,不分男女老幼,都身着节日盛装,佩戴着花环、金圈和金手镯。他们聚集在威齐洛波特利神庙内,载歌载舞,献牲祭神。生性残暴的阿尔瓦拉多唯恐阿兹特克人举行暴动,准备先下手为强。他派士兵10人一组把守各个出口,佯装观看跳舞,在约定的时间一起向阿兹特克人发起进攻。

正当阿兹特克人沉浸在节日气氛中欢歌畅舞时,阿尔瓦拉多一声令下:“上帝保佑,冲啊!”西班牙士兵立即挥舞刀枪,肆意砍杀。

600多名手无寸铁、毫无戒备的阿兹特克人当场被杀,无一生还。瞬息之间,殷红的鲜血流满庙内院落,就像倾盆大雨时的流水一样。殖民强盗的大屠杀,更加激起了阿兹特克全国上下的愤慨和反抗。第二天清晨,成千上万的阿兹特克人全副武装宣布起义。他们包围了西班牙人的驻地,尽管敌人的武器优良,但他们仍死死地围困殖民者驻地达7天之久。直到科尔特斯闻讯率领2000名殖民军匆匆赶回,阿兹特克人才转移到附近的山中。科尔特斯让蒙特苏马的弟弟库依特拉华去劝说起义的阿兹特克人。库依特拉华是个正直的爱国者,早就对哥哥蒙特苏马的妥协退让政策不满,对西班牙殖民者的暴行更是恨之入骨,趁此机会,他出城后就主动团结各个酋长,很快被推举为新的国王。他率领阿兹特克人再次包围了特诺奇蒂特兰,与西班牙殖民者展开了一场血战。

经过一连好几天的酣战,西班牙军被打得狼狈不堪,粮食供应被完全切断,科尔特斯的右手也被箭射伤了。走投无路的科尔特斯,只好又一次威逼软禁在驻地的蒙特苏马出来帮他说话。贪生怕死的蒙特苏马,虽然明知自己的威信在巨民中早就丧失殆尽,但也不得不答应下来。

1520年6月27日,蒙特苏马穿上皇袍,走上宫殿城楼的平台。正在攻城的阿兹特克人看见国王出来了,马上安静了下来。于是,蒙特苏马扯起嗓子,大声劝说他们解除包围,以便让西班牙人和平撤离。听到这里,阿兹特克士兵们愤怒起来,他们不再听从他的命令。士兵们很清楚,正是因为蒙特苏马懦弱无能,认敌为友,才使阿兹特克人遭到如此浩劫。而现在,又是蒙特苏马竟要求他们放走不共戴天的仇敌。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们指着蒙特苏马骂了起来:”闭上你的狗嘴!你这个不中用的昏君,你甘愿充当敌人的走狗,真是个懦夫!……”他们边骂边向他扔石头。一阵雹子般的石雨砸了过来,击伤了蒙特苏马的脑袋,他踉踉跄跄地昏倒在地,血流如注。两天后,蒙特苏马二世伤重死去。这个开门揖盗、引狼入室的昏庸之君终于受到人民的正义审判,落得个死有余辜的可耻下场!

蒙特苏马死后,阿兹特克人更加紧了对西班牙军的进攻。科尔特斯黔驴技穷,只好铤而走险,准备趁夜突围。6月30日傍晚,科尔特斯指着蒙特苏马的宝藏对士兵们说:“你们尽管拿吧,想要什么就拿什么,不过,千万不要拿得过重,否则你们就别想逃出去。”但是,绝大多数士兵都贪婪地扑向宝藏,口袋里全塞满了宝石,脖子上挂满了金项链,甚至连皮靴里也塞满了金条。

这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科尔特斯率领几百名浑身塞满珠宝的殖民强盗,偷偷地打开宫殿之门,溜出城不远,就被警戒的阿兹特克人发现了。顿时,报警的蛇皮大鼓隆隆作响,千万个火把一齐举起,成百上千的利箭从四面八方射来,喊杀声响彻夜空。西班牙人乱作一团,自相践踏,纷纷从堤道上跌落水中。不少人随同沉重的黄金珠宝一起坠人特斯科科湖底。还有些人做了俘虏,成为阿兹特克人献给战神的祭品。战斗中,西班牙殖民军死亡870人,被俘数百人,只有科尔特斯带着少数士兵侥幸逃了出去。这是英勇的阿兹特克人在特诺奇蒂特兰城保卫战中所取得的一次辉煌胜利。

特诺奇蒂特兰城重新回到阿兹特克人手中,但由于愚昧的昏君蒙特苏马实行了一连串的丧权辱国的卖国行径,阿兹特克王国的国力已大不如前。一年后,当科尔特斯率领西班牙殖民军卷土重来时,阿兹特克人英勇抗击了80多个日夜后,特诺奇蒂特兰沦陷了。古老的阿兹特克王国灭亡了。为保卫国都而英勇献身的战士们,被今天的墨西哥人民尊为伟大的民族英雄,并在墨西哥城的起义者大街上为他们竖立起一座铜像以资纪念。而那位亡国昏君蒙特苏马二世却永远遭到人们的唾弃。

(陈继)末代“太阳之子”

16世纪初,科尔待斯从阿兹特克人那里掠夺到大量黄金珠宝的消息传回国后,一批批西班牙人不惜拿生命作赌注,漂洋过海,涌向美洲,疯狂探寻和掠夺他们梦寐以求的黄金。每当这些殖民者追问何处有黄金时,印第安人总是手指南方,说:

“在遥远的南方,在那茂密的森林后面,有一个国家,黄金堆积如山,人们吃喝用的器皿都是黄金制造的。那里的国王每天都要换一件缀满金片的长袍,人们都称他是‘镀金的国王’!……”美洲南部有一个黄金国的传说,更加激发了那些白人殖民强盗的无比贪欲,他们发疯似地四处寻访这童话般的黄金王国。

在现今南美秘鲁一带,当时的确有一个富裕的印第安国家,那就是印加帝国。

印加人是南美安第斯山区克丘亚族的一支,它创造了高度发达的印加文明。关于印加族的起源,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太阳神在的的喀喀湖中的岛上,创造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这就是太阳神的儿子芒科·卡帕克和女儿玛玛·奥柳,他们结成了夫妻。太阳神吩咐他们到一个有发展前途的地方去。于是,他们遵照神的旨意,带着金杖,一直往前走。走到一个地方,金杖钻入地下不见了,他们就在那里居住下来。这个地方就是安第斯山肥沃的谷地,也是后来印加帝国的首都库斯科。“印加”一词,其含义就是“太阳之子”。因此,历代的印卡加王国的国王,都被称为“太阳之子”。第九代印加王巴查库那及其继位的儿子土帕克力主变革,使印加帝国迅猛地发展起来,其版图包括今天的秘鲁全境、哥伦比亚、厄瓜多尔、智利、玻利维亚、阿根廷和巴西的部分地区,南北长达3000英里,东西宽约300英里,人口约有600多万,堪称当时美洲最大的王国。

土帕克去世后,他的儿子、第十一代“太阳之子”卡帕克于1475年继位,卡帕克坐享其成,经常坐着羽毛与黄金装饰的轿子,在群臣和嫔妃的簇拥之下,巡视其辽阔的国土。1525年,正当西班牙人来美洲探寻黄金王国的时候,卡帕克在一场瘟疫中丧命。临终前,他把疆土分给了两个儿子——瓦斯卡尔和阿塔瓦尔帕。瓦斯卡尔是王后之子,依照印加的传统,是王位的正统继承人,他分到王国的南部;阿塔瓦尔帕是卡帕克最宠爱的妃子所生,他分到王国的北部。这样一来,印加帝国就一分为二。

这两位“太阳之子”都一心想统一印加帝国,独霸天下,于是便发生了内讧,进行了长达5年的争夺王位的战争。1530年,阿塔瓦尔帕最终打败了瓦斯卡尔,将这位同父异母兄弟关在基多的大牢里。完成统一大业后,阿塔瓦尔帕举行了正式的登基大典,成为第十二代“太阳之子”。由于在内战中受了伤,阿塔瓦尔帕来到安第斯高原的硫磺温泉城卡哈马尔卡疗养。谁知就在这时,有一支西班牙远征队趁印加内乱之机,已长驱直入,神不知鬼不觉地逼近了“太阳之子”的疗养圣地。

这支远证队的指挥官名叫弗朗西斯科·皮萨罗。这个年逾50、目不识丁的亡命之徒,在探寻黄金王国的美梦驱使下,率领118名步兵和62名骑兵,拖着两门大炮,分乘3艘船,从巴拿马出发,历经一年多时间,一路上边抢劫边前进,长途跋涉来到卡哈马尔卡城外。

此时,阿塔瓦尔帕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他趾高气扬,傲视天下,在疗养胜地整天歌舞升平,与嫔妃们一起泡温泉浴。一天,大臣禀报陛下,说探子来报,有100多个白人入侵到帝国的腹地,离这儿不远了。阿塔瓦尔帕听了哈哈大笑:“你们也太大惊小怪了。这区区100多人,哪里是我堂堂帝国大军的对手!鸡蛋怎敢与石头碰呢?不过,我们也该提高警惕,主要是瓦斯卡尔的残余势力还在活动,还在干着反对我的勾当。我命令,速速派4万人马兵分两路去追击那些反对我的家伙,余下的4万人与我一起到城外安营扎寨,万一反对我的酋长带兵打来,让他们先扑个空,再将他们围歼在城内。”大臣们一个个赞不绝口,连称妙计,并立即分头照办。

1532年11月15日清晨,皮萨罗率领远征队好不容易登上一片高地,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大片肥沃的山谷。一条宽宽的大路蜿蜒其间,大路尽头是一座有许多大房屋的城市。这就是卡哈马尔卡城。但是,在他们脚下的山坡上却是阿塔瓦尔帕的军营。只见那成千上万顶白色营帐,一排排地搭建在大路两侧,连绵十几里。营帐之间旌旗飘扬,一队队印加士兵正在晨练,人数足有三四万人。印加王的军营规模之浩大,令西班牙人不寒而栗!

皮萨罗傻了眼,在众多印加士兵的监视下,他不敢下令退回去,只好硬着头皮,命令队伍排成三路纵队,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沿大路缓缓朝卡哈马尔卡城走去。一路上,这伙西班牙殖民者胆战心惊,连气也不敢出,好不容易才来到卡哈马尔卡城门口。

进到城里,发现是一座空城,没有人迹,寂静得令人恐怖。城里有一幢幢房屋,市中心是一个大广场。站在空旷的广场上,皮萨罗生怕有埋伏,吓出了一身冷汗,也吓出了一条毒计。他明白,如果跟数以万计的印加军队正面较量,他们决不是对手,只有使用计谋才能取胜。于是,他决定采用科尔特斯扣押蒙特苏马二世的伎俩,设下“鸿门宴”,把印加国王引诱到广场会见时趁机下手。

当天下午,皮萨罗派自己的异母兄弟费尔南多和部下德·索托,带领15名骑兵前往印加军营,向“太阳之子”阿塔瓦尔帕致意,并邀请这位印加王到城里广场见面,以实现那恶毒的计划。同时,也是想让他的骑兵到印加军营显示一下威风,在心理上占得一些优势。

费尔南多率领这十来个骑兵飞也似地直奔阿塔瓦尔帕的军营。那些站岗的印加士兵从未见过马,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赶紧闪开一条路让他们去见阿塔瓦尔帕国王。

这位高傲的“太阳之子”,年仅20多岁,英俊威武,犀利的双眼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他似乎早就知道西班牙人要来,稳稳地端坐在国王的宝座上一动也不动。众多的贵族和大臣们笔直地站立在他的两旁。德·索托在印加王面前跳下马,行礼致意。他通过翻译告诉阿塔瓦尔帕,他的上司、远征队司令皮萨罗请他去卡哈马尔卡城的广场上相见。

印加王就当没听见一样,一声不吭,眼皮连抬都不抬一下。费尔南多见此尴尬场面,赶紧走上前去,先大谈一番表示友好的话语,然后才再次邀请印加王去会见皮萨罗。这时,阿塔瓦尔帕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威严地说:“告诉你们的指挥官,我现在正在斋戒,明天早晨方才结束。到那时,我将带着大臣们去接见他。现在,我命令你们,只准住在广场旁的那座石屋里,其他房屋一概不准进驻!”

费尔南多一行碰了一鼻子灰,神情沮丧地返回城里。他们报告道,印加王态度极其傲慢,根本不把西班牙人放在眼里,何况他又拥有那么多的军队,以百把多人对付数万之众,怎么能对付得了呢!西班牙士兵听了都惶恐不安。只有皮萨罗还心存侥幸。他认为,印加人肯定已把城市围得水泄不通,想逃也逃不掉,只有硬着头皮在广场上打一仗。印加军队虽多,但武器远不如他们精良。印加人的长矛极其粗糙,仅仅是磨尖的木棍,跟西班牙人带钢尖的长矛相比,不过是玩具罢了。至于青铜铸成的斧子也远不如欧洲人的大刀锋利。况且他们还有印加人没有的大炮、火枪和马匹。为了给部下打气,他又分析了在广场伏击的有利条件。最后,他再三强调,必须生擒印加王,不得伤害他,只有把印加王扣押在手中,强大的印加军队才不敢妄自行动,他们也才有活命。在皮萨罗如簧之舌的鼓动下,士兵们渐渐安下心来。

第二天一早,皮萨罗就开始布置。骑兵分成两队,分别由费尔南多和德·索托带领,他们躲在广场附近的小山坡上,必要时冲下来。步兵埋伏在广场四周的空房子里。炮兵和火绳枪手把两门大炮和6支火绳枪抬架到庙宇的屋顶上。一旦印加王和他的随从进入广场,步兵们便把广场的进出口全部堵死。最后,由皮萨罗亲率20名步兵准备生擒阿塔瓦尔帕。出击信号由皮萨罗亲自发出,他高喊“圣地亚哥”,并挥舞白毛巾时,炮兵就开炮,埋伏的士兵听到炮声就一齐冲出来。骑兵为增加混乱气氛,还在马肚子上挂满了叮当作响的铃铛。

印加王整个上午都在进行斋戒,他才不会准时去赴约呢。他下令按兵不动,印加军营里毫无动静。这可把西班牙人急坏了。直到后半晌,印加王的队伍才浩浩荡荡地回城了。躲在庙宇屋顶上的西班牙人,见到的是一幅蔚为壮观的景象:密密麻麻的印加军队排成整齐的队列开进了城。走在前列的是手拿长棍和绳索的一万名投掷兵,接下去是两万名手执利斧和龟壳盾牌的士兵。最后是手拿长矛利刀的近卫队,也足有一万人。印加王和王公贵族们在近卫队的护卫下,威风凛凛地进到城内。

印加王把手一挥,印加军队在广场外停了下来。这偌大的广场也不能容纳下如此庞大的军队。快到黄昏时,前面的部队闪开一条道,近卫队簇拥着国王缓缓地走向广场。

第一批印加人终于出现在广场上,他们身着黑白相间的士兵服,走路半弯着腰,为即将到来的印加王扫清路上的石子。接在他们后面的是乐队,吹着笛,敲着鼓。紧跟其后的是一队队引吭高歌的歌手,雄壮的歌声在广场上空回荡。

接下来是身穿盛装、手执仪仗的文武官员。最后是卫队保护下的国王和酋长们。阿塔瓦尔帕坐在一乘巨大的轿子上。轿子四周装饰着五颜六色的羽毛,镶着数十块金银圆盘,由80名穿着蓝色制服的彪形大汉前呼后拥地抬着。印加王的脖子上佩着一副镶有绿宝石的项圈,在夕阳的辉映下闪闪发光。国王的轿子后面还有两乘稍小一点的轿子和两个吊床,上面坐着一些主要酋长。

轿子来到广场中间停了下来。官员们和乐队排列在轿子两侧。他们的周围是四五千名精干的武士。拥挤的人群几乎要把这广场撑破了。

阿塔瓦尔帕扬起了右手,音乐和歌声戛然停止。他从轿子上向四周扫视了一下,厉声问道:“那些陌生人在哪儿?”过了一会儿,一名西班牙神父带着一个翻译从广场边的屋子里走了出来。他们来到国王的轿子跟前,神父大声说:“陛下!我们的总督请你到屋里谈谈!”翻译把他的话译成了印加语言。

印加王听后,怒气冲冲地答道:“你叫他出来拜见我!你们的总督不归还从我的土地上抢走的一切,我决不会往前走一步!”

神父的口气立刻软了下来,连忙解释道:“我们西班牙人不远千里来到秘鲁,只是为了传播基督圣教,怎么会弄走你们的东西呢?”接着,他不厌其烦地大谈特谈基督教义,规劝印加王皈依基督教,归顺西班牙国王,称臣纳贡。印加王起先还耐心地听着,后来听到要他改信上帝时,不禁勃然大怒,打断了神父的说教:“我不知道有什么创造天地的上帝,我只知道世上的一切都是太阳创造的!你们的上帝早已被处死,而我的太阳神还在天上,护卫着他的子子孙孙。”说着,他将神父递过来的《圣经》“嘭”的一声扔到地上。

神父嘴都气歪了,他把十字架抱在胸前,气急败坏地奔回屋里。这一切,躲在门洞里的皮萨罗都观察到了。神父冲着他大喊:“赶紧向那些亵渎上帝的人进攻!我赦你们无罪!”

皮萨罗有神父壮胆,一下子冲了出来,大声嚷着:“圣地亚哥!”并挥了挥白毛巾。站在屋顶上的炮手点着了火炮。大炮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向广场上的印加军队喷射出铁片和石块。紧接着第二门炮和几支火绳枪也响了起来。印加士兵顿时倒下一大片。整个广场陷入一片混乱。

刹那间,喊杀声四起,隐藏在广场周围的全副武装的西班牙人一起冲了出来,恶狠狠地扑向广场中的印加人。费尔南多和德·索托率领的骑兵从广场两侧冲杀过去。可怕的“神马”又出现了。在印加人看来,这些驮着人的马就像是半人半马的神。马的鼻孔呼呼作响,嘴巴喷射着泡沫,马身披盔甲,而马的肚子上挂有小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马队无情地践踏着乱成一团的人群。皮萨罗亲率20名刀枪手直接向印加王的轿子扑去。

印加王在这突如其来的袭击面前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枪炮的浓烟与巨响,骑兵的从天而降,弄得他头昏目眩。他胡乱地挥舞着双手,试图调动部队,但在如此混乱的局面下,他的指挥也失灵了。卫兵们拼命地挤成一团,用自己的身体组成一堵厚厚的人墙来保护印加王。jinlouyi.com,随着众多的卫兵惨死在枪炮与钢刀之下,这个血肉之墙也坍塌了。卫兵们四下散开,一起往外涌,挤倒了广场的一面土墙,争相逃命了。印加人戴的柳条盔和细木条做的长矛,在殖民强盗的钢刀铁剑下简直不堪一击。西班牙人如入无人之地,肆意砍杀手无寸铁的印加士兵。饮弹而亡或自相践踏而丧命的印加人的尸体堵塞了广场的各个出口。

印加王的大轿子成了血海中的一座孤岛。皮萨罗带着十几个亡命之徒杀开一条血路,冲到印加王的轿子前。在疯狂嚎叫的人群中,两个西班牙士兵把“太阳之子”从轿子中拖了出来,印加王那镶金的王冠掉落在地上。这时,一个杀得发了狂的西班牙骑兵,竟忘了皮萨罗下过的“想活命就不许伤害印加王”的命令,突然向印加王猛砍过来。眼看就要刀起头落,皮萨罗大喝一声,一个箭步冲上去阻拦,他的左手被那个骑兵误砍了一刀,成了西班牙人中唯一的伤员。印加王被活捉了。

皮萨罗指挥部下把阿塔瓦尔帕押送到广场旁的一幢房屋的屋檐下。印加人见他们崇拜的人神被西班牙人抓去,再也无心恋战。那些还能跑得动的印加人,赶紧从缺口逃出广场。可是,杀红了眼的西班牙强盗却穷迫不舍,一路砍杀而去。

这场大屠杀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被殖民强盗杀死的印加人达两千多名。剩下的印加人,有5千名在印加首领鲁米尼亚维的带领下撤到附近的山林,其余的则各自逃命去了。顷刻之间,古老的印加王国几近崩溃,灿烂的印加文化竟落入大字不识的殖民者皮萨罗的手中。

被囚禁的印加王整天坐卧不宁,夜不能寝,他并不是在反省自己由于轻敌而铸成的大祸,而是担心王国的大权旁落,生怕死对头、异母兄弟瓦斯卡尔得知他被囚的消息后,会设法逃出牢笼,回到国都库斯科恢复王位。因此,他决定利用西班牙人的贪婪,不惜用黄金尽快赎回自己的自由之身,以获得王位争夺战的最后胜利。

于是,他指着囚禁他的房间,对皮萨罗说:“如果你能放了我,我将用黄金铺满房间的地面。”皮萨罗打量了一下这个长22英尺,宽17英尺的房间,心想把地面铺满该得有多少黄金呀!他激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性急的印加王见他没吭声,以为他嫌少,就连忙把手举起来,说:“我不光可以把房间的地面铺满黄金,我还可以让黄金一直堆到我手举起来这么高,此外,我还可以用银子填满另两间较小的房间。这一切都可以在两个月内办到。”

印加王的出价如此之高,皮萨罗做梦也没想到。他喜出望外地连连点头:“如果你实现了你的诺言,我将恢复你的自由!”

印加王要求搜罗金银的命令很快传遍了全国。为了营救自己的国王,印加人夜以继日地从四面八方将金银送注卡哈马尔卡城。为凑足数量,印加人把自己的金首饰、金器皿,王室秘藏的黄金珍宝,甚至连庙宇中的金银器具和装饰物,也都献了出来。一连运了好几个星期,终于将那个房间的黄金堆到6英尺高,足有印加王举手的高度,而另外两个房间也堆满了白银。

印加王已经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可是皮萨罗却只字不提释放的事,只是造起了熔化炉,把这些印加文化的无价之宝熔铸成便于携带的金砖银锭。熔化炉整整烧了一个月,总计铸得黄金13265磅,白银26000磅。皮萨罗首先从这些金银中拿出五分之一献给西班牙国王,其余的则按等级、功劳大小分赃给有关上司和部下。皮萨罗自己也分到了630磅黄金,这个昔日的放猪娃、穷光蛋,做了几十年的黄金梦,今天终于得以实现。

印加王阿塔瓦尔帕眼见西班牙殖民强盗分赃停当,便一再要求皮萨罗实现诺言,恢复自己的自由。可是皮萨罗这个无赖起先还环顾左右而言他,装糊涂避而不谈,最后竟翻脸不认账,矢口否认,一点也没有释放印加王意图。因为皮萨罗很清楚,阿塔瓦尔帕一旦回到印加人中间,肯定会一呼百应,要不了多少时日就会把西班牙人赶尽杀绝。为防止夜长梦多,印加王可能被营救出去,皮萨罗决定杀死阿塔瓦尔帕,可一时又找不到借口。这时,从基多传来了消息,阿塔瓦尔帕同父异母兄弟瓦斯卡尔被暗杀,鲁米尼亚维已经集合了一支数万人讨伐西班牙人的大军,而这一切据说都是奉阿塔瓦尔帕的命令行事的。于是,皮萨罗就以此为藉口,莫须有地给阿塔瓦尔帕定了篡夺王位、杀害兄长、崇拜邪神、阴谋反对西班牙人等12条罪状,宣布处以火刑。1533年8月29日黄昏时分,刽子手们把印加帝国最后一个“太阳之子”带到了火刑场。西班牙神父仍积极地劝说这位即将死去的印加国王,希望他在最后时刻能皈依基督教,接受洗礼,这样他可以不被活活烧死,而改为绞刑。阿塔瓦尔帕对自己过于轻敌,忙于内战而铸成的亡国之祸追悔莫及,按照印加人的说法,一个人只要身体继续存在,灵魂就不会消散,就能死而复生。因此他同意了改为绞刑的条件,相信只要保全尸体,总有一天能报仇雪恨,消灭这些印加人真正的敌人。于是,阿塔瓦尔帕听任虚伪的神父给他举行洗礼、命名。这个末代“太阳之子”满怀仇恨,最后被吊在一根柱子上绞死了。

不久,从巴拿马开来了300多名西班牙援军。皮萨罗立即率领部队向印加首都库斯科进军。1533年11月15日,皮萨罗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就进入了这座有20万人口的大都市。西班牙殖民者疯狂地大肆掠劫,王宫、神殿、花园里的珍贵宝物遭洗劫一空,就连太阳神庙里历代“太阳之子”的木乃伊和金银饰品也都被掠走。神殿中画着太阳神像的金板被一个西班牙强盗抢走后,这个家伙竟在一次通宵赌博中,将这巨大的金像输掉了,因而有“一夜之间,赌掉太阳”的说法。这座有着300年历史的都城就这样变成一片废墟。

至此,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野蛮的亡命之徒皮萨罗仅凭一支几百人的殖民军,趁年轻气盛的印加王阿塔瓦尔帕疲于内战、骄傲轻敌之机,打败了数万之众的印加军队,俘虏并杀害了这位末代“太阳之子”,占领了整个印加帝国。古老的印加王国就这样灭亡了。

然而,殖民强盗皮萨罗最终并没有落到好下场。几年后,他在一次分赃不均的内讧中被人用利剑杀死。人们都说,这是末代“太阳之子”阿塔瓦尔帕的亡魂在显灵,终于借他人之刀报仇雪耻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